云子_拾花者的旅途

长弧

若融寒骨

cp:我×寒假。
(有拟人233)
(其实很好看的真的!)



我自见她时,便已经自知几分来了。

生的一副冷模样,自是面如其人。老祖宗留下的面相说法,总是错不了几分。她待不下多久。

「既是冬日来,何不多留几时。南方天暖着,人们可都这么说。」
我自顾说,她也一言不发的,只管听进。可惜没几分回应。

她就只留下一月。

「」

我自是痛快了,搂过姑娘们饮点酒来,我是不怎地品酒的,只是能喝,做抬手的姿势,容易。不时也要揽过书卷扫上些,免得被先生教训。

最爱的是能提起笔来,尽心描点东西。自是没品人干的,大不了继续学书便是。

无论何时,那女子总是在的。
她愣是不怎出声,无声无息的伴我过了些日子,我浑然不知。有时她尝点酒,恍恍惚惚地给我唱点曲儿,一早又已经站得稳了,不见乐活模样。

她也就是这份性情,我懒得去说,把她留住就是了。

「」
觉得她要走了,数着日子,也是要到了。

她自然还是默不作声的,偶尔静静的再与我翻些书来,就再不言语。

可谁都落点下嘴,叽叽喳喳地吵闹着……。

「那小女娃怕是要走啦——。」

「」

待回神的时候,小家伙们叫嚷的身影早没了,泯灭在春日的明光里边。

日子是近了。我只顾端坐在椅上,回头瞧见她靠窗沿,半响,只念叨一句。

「天太冷了,走罢。」

故意撇了我一眼啊,这混家伙。

「」

若要你亲自过来问我,我自是会挽留你的。
这天还冷着呢,你坐了团圆就要逃吗。

「」

她与我去观了一场戏。隔壁秦太爷家的皮影,我却注意着他家鱼塘里边波光粼粼的水纹去了,那光纹怪闪眼的,好看,看了却眼疼。我去看她,也觉着眼疼。又数数日子,没了。
好好一女子非得分毫不差的走,想想也真是不尽兴。罢了,看戏。

「」
「回眸竟已剧终……。」
「」

早晨时候她已然离去了。
没得半点痕迹,跟没来过似的。

平常日子,与那女子相处时日无差!
可曾觉得天暖了吗,还没呢,早着呢。

「」

生得也是好看,就是走的实在太早了。

「」

明日就得去见先生。

以她性子,怕是只给我一句道别,或者没有。她走了和留着有那些差别呢?白送了一个人罢!

「是白葬我一人」
「留我一口白棺和后院里醒目的土堆」

「」

「可听这小姐院里埋了个什么?」

「唉。这可不是什么东西,是葬了……」

『都别说了。』

「……。」

『是葬我一段日子罢。走吧。』

留梅花为你坟头花,融雪水染你无血身。

「fin」

妈啊这啥。我不管我喜欢她!哈哈哈哈哈。

评论

热度(2)